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四不像图香港正版板 >

【匠 · 人系列】木榨坊守望者王盛闯:一缕油香忆乡愁

2020-01-12 08:4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石门县夹山国家森林公园旁,王盛闯的“千年木榨坊”飘出缕缕炊烟,在撞锤声和号子声的循环往复中,油脂的香气弥散开来。

  ▲ 除了用电动机带动碾盘以外,这种碾粉方式与千百年来的工艺并无二致。刘颂 摄

  ▲ 蒸粉时,火力要大,蒸熟的标准是见蒸气但不能熟透,这是提高出油率的关键环节之一。刘颂 摄

  传统木榨制油法是一种历史悠久的制油方法,早在北魏贾思勰的《齐民要术》中,就有压榨取油的记载。这种工艺,对于石门县所街乡的王盛闯而言,更是难以忘怀的青春回忆。

  “那个时候,几乎每个村都有木榨坊。高中毕业后,我经常在生产队的榨坊里帮忙,每年冬天榨40多天油。”到了上世纪80年代,随着机榨油设备的推广,木榨制油这种成本高、工序繁杂、工具笨重、出油率低的工艺很快退出历史舞台,广大农村兴盛了多年的木榨坊次第关闭。

  “总是觉得传统方法压榨出来的油更香,吃起来也更放心。”喜欢自己下厨的王盛闯,发现了食用油上的商机。

  ▲ 木榨坊的“主机”是一根粗硕的“油槽木”,木中心凿出一个长2米、宽40公分的“油槽”,油胚饼填装在“油槽”里。这个木榨来历不凡,据说是中国工农红军将领王尔琢的父亲用过的。刘颂 摄

  2012年,他四处考察,发现传统木榨制油法在中国已经濒临失传。他整理出木榨茶油项目的可行性报告,准备在这个行业施展抱负。2013年6月,他注册了商标,四处收购尘灰满面的木榨,邀来一群平均年龄60多岁的榨油师傅重操旧业,建起了“千年木榨坊茶油有限公司”。

  ▲用重达上百公斤的撞锤猛烈地撞击木楔,这是整个榨油工序中最费体力的部分。随着木楔不断深入,油胚饼之间的空隙越来越小,巨大的压力让油脂被挤压出来。刘颂 摄

  ●炕籽是榨油的关键环节,把茶籽放在火炕上慢慢烘烤,时间和火候全凭经验。“要把籽烤得像腌好的咸鸭蛋一样,里面出油了才算到位。

  ●”炕好的籽放在碾槽中,碾压成粉,然后把茶粉用木甑蒸上几分钟,趁热倒入垫好稻草的榨圈中。

  ●榨油师傅手脚并用,把茶粉打包成饼状,再把这些“茶饼”放入木榨中,就开始惊心动魄的木槽打榨环节了:重达100多公斤的撞锤,一次次沉重地撞向木榨的榨楔,给木槽中的“茶饼”不断施加压力……

  王盛闯的山茶油在近些年的各类展销会上屡获大奖,他所传承的石门传统木榨油技艺也被列为《常德市第四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传统手工技艺类项目。

  “希望让这个手艺成为国家级非遗,把我们的茶油送到巴拿马万国博览会和联合国,让更多人知道传统榨油方法的魅力。”王盛闯期待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