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四不像图香港正版板 >

他牺牲在妻子生日那天…未完成的承诺香港警嫂代他实现!

2020-01-05 10:2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王维平生前系河南省驻马店市正阳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10月28日,在执行任务期间突发心梗,抢救无效不幸牺牲,年仅45岁。

  出殡时,当地3000多人自发赶来送行。他生前帮扶过的贫困户的孩子,在遗体前含着泪磕了三个头。办公桌上的19本工作笔记,记录了他从警24年的点点滴滴。

  身边的亲人和同事们怎么也想不到,一向身体健康、爱运动的他,竟会突然倒下。而他倒下的那天,正是妻子万红艳的生日。

  就在牺牲的前一天,王维平在北京的一个小商品市场买了两瓶廉价的化妆品,打算回家送给妻子。他在视频里向妻子道歉:“艳子,明天是你的生日,我在北京出差不能陪你,回去我给你补过生日……”没想到,这句承诺再无法实现。

  而同样再也无法实现的,还有他对孩子们的承诺:买女儿喜爱的两套书、带她去游乐园、听她弹钢琴曲、亲眼看儿子穿上帅气的警服……

  今年自修例风波以来,香港社会充斥着暴力和混乱,香港警察及其家属们承受着巨大的风险和压力。但同时,也收到许多来自内地同胞的支持——广大内地同胞们先后发起给阿sir送特产、中秋节送月饼、众筹送国旗和保温杯等爱心活动,给香港市民和警察送去温暖。

  作为亲身经历者,香港警嫂们充满感激。在得知王维平的事迹后,她们主动联系安哥,希望能为这个家庭献一份爱心。

  她们说:“在香港警察孤军奋战的这6个月里,都是靠着14亿同胞们的支持和鼓励。所以,作为一家人必须要互相帮忙,尽管只是一点的小力量。”

  “孩子是他们的梦,孩子的梦也就是他们的梦。他们是为我们牺牲的,就让我们帮助他们的孩子圆梦吧!”

  很快地,警嫂们自发筹款,选购王维平答应过家人的礼物,拜托安哥安姐送到遗属手里。

  王维平家是一间80多平米的老房子,客厅的绿色沙发已被磨白,表皮脱落,坐垫塌陷,张着大口,厨房的天花板也掉了半边,让人看了心酸。

  除了门口一架被精心安放的钢琴外,客厅旁一个书柜也格外引人注意,上面摆放着《四库全书》、《明朝那些事儿》等厚重的读物。家人介绍说,王维平喜欢读书,这是他的专属书架。

  “以前都是他给我去拿药、研磨药,现在药快吃完了,可是再也没有人给我弄了……”妻子万红艳哭着说。夫妻二人结婚20多年来,感情一直很好,王维平平日很细心体贴。万红艳患脑梗后,医生叮嘱要把中药炒熟、磨碎后吃。为了保证药效,王维平每次都拿着药方,去北京买中药,炒熟之后研磨成粉,放到胶囊里给妻子吃。

  儿子帅帅今年21岁,正在郑州读大学二年级,爱好打篮球、健身的他,大学报考志愿时选择了体育专业。直到爸爸牺牲后,他才深刻理解到警察这个工作对于爸爸意味着什么,他下决心以后也要争取成为一名警察,继续他热爱的公安事业。

  在简单和家人寒暄和送上礼物后,工作人员说,“今天除了送爱心礼物,我们还带了一个人过来……”身穿爸爸旧制服的帅帅推门进来,万红艳先是怔了一下,随即走上去抱着儿子痛哭。

  妹妹看到哥哥,也冲过来抱上去,帅帅拥着两人,激动地哭了。王维平的岳父,也是一名老公安,看到这一幕不禁抹起眼泪。帅帅强忍泪水,安慰大家:“妈妈放心,我一定会坚强,撑起这个家”。

  他转身来到爸爸的遗像前,道出这些天的心里话:“爸,在我心中,您不仅仅是一位父亲,还是一个榜样,更是一名优秀的人民警察。请您放心,我一定会争取成为一名人民警察,完成您未完成的心愿。”说完郑重地敬了个礼。

  在帅帅心目中,爸爸是个工作责任心强、正直坚韧的人。他小时候听家里人说,爸爸从小就有警察梦。出生后长辈给他取名叫“士勋”,期盼他长大能入仕建勋,光宗耀祖。上到初中的时候,他自己把名字改成“维平”,意思是“伸张正义、维护和平”。当年高考时,爸爸不顾家人意愿,义无反顾地将第一志愿填上了郑州人民警察学校,拿到了录取通知书,顺利实现了成为一名警察的梦想。

  “一个人若没有热情,他将一事无成,而热情的基点正是责任心。”和“努力这个词太平凡,但努力将使你的人生不平庸。”两句话被王维平写在工作日记中,帅帅说,“这也是爸爸的精神写照。他一直严格要求自己,对我们言传身教,是我和妹妹的榜样。”

  9岁的女儿甜甜乖巧、懂事,从小喜欢读书,学习成绩名列前茅。客厅的墙壁上贴了一列奖状,上学以来先后被评为“阅读之星”、“好习惯之星”。

  其中一张“最佳创意服装奖”引起大家的好奇。孩子的外婆说,“甜甜的想象力很丰富,喜欢自己动手设计各种东西。”说着,把孩子亲手制作的手工捏花和手绘画拿给我们看。

  甜甜6岁开始学钢琴,她不仅喜欢弹,还特别有天赋。小小年纪,自律性很强,自己制定每天的练琴、学习和休息时间,从来不让家人操心。

  大家都知道,甜甜是王维平的“心头宝”,平时工作再忙,他也尽量抽出时间陪她。甜甜也很依赖爸爸,跟他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生前,王维平曾给女儿的信中写道:“爸爸记住了你的话,早点回家……”还答应要送她一直想要的两套书,等放假了家人一起去郑州的欢乐园玩……

  知道爸爸牺牲后,甜甜一直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她害怕看到家里摆放的爸爸的遗像,住在亲戚家里十几天都不肯回家。别人告诉她:“你的爸爸是英雄!”她却大哭着说:“我不要英雄,我只要爸爸!我要爸爸回家……”

  家人们担心孩子心理受伤,除特殊日子需要祭奠外,日常都彼此心照不宣地把对王维平的思念埋在心中,尽量避免提起他。懂事的甜甜把这些看在眼里,她渐渐学会了隐藏情绪。明明很想爸爸,但怕妈妈伤心,从不当着妈妈的面哭,经常自己一个人偷偷抹眼泪。

  几个月前她缠着老师要学弹《三寸天堂》的曲子。问她为什么一定要学这个,她说这首曲子旋律很美,想弹给爸爸听。后来,她把曲子练得非常熟练,而爸爸却因为忙,直到离开也没能听到。

  这次,她终于有机会弹给爸爸听。她说,也想把这首曲子送给献爱心的香港警嫂们,祝福香港警察和警嫂们平安健康,希望香港早日恢复安宁!

  一旁,家人们注视着弹钢琴的甜甜,认真聆听悠扬的琴声。琴架上王维平的工作照显得神采奕奕,笑容安详,仿佛这一刻,他也和心爱的家人们站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