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四不像图香港正版板 >

十年 侗寨地扪的 “守” 与 “变”

2020-12-13 19:4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地扪, 45公里。 ” 在黔东南州黎平县城最繁华的十字路口,高悬着这样一面象征风景区的橙色路牌。

  提到侗寨,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名声大震的肇兴。许多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也对地扪感到陌生,甚至不能准确念出“扪”字的发音。但就是这个似乎名不见经传的村落,却辐射了腊洞、樟洞、罗大等46个自然村落,形成了一个面积172平方公里,人口1.5万人的侗族文化生态保护区。

  在426个入选中国传统村落的贵州村落中,黎平县占据90个名额,该县茅贡乡就贡献了以地扪为核心的10个村落。

  近日,贵州省政府专门出台意见,就加强贵州省传统村落保护发展工作作出部署。计划用3到5年时间,建立起有效的保护发展管理机制,使传统村落文化遗产得到保护,生产生活条件得到有效改善,遏制住传统村落消亡的势头,让传统村落“美起来、强起来、富起来” 。

  这样的背景下,地扪这个默默无名,却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誉为“时光边缘的村落” , 对贵州乃至中国传统村落的保护发展提供了重要的借鉴意义。

  记者、编辑、企业家……2002年,即将踏入不惑之年的任和昕,在一次带美国友人到老家黎平采风时,发现了深处大山,自唐代就有人居住的地扪。回到阔别十几年的老家,任和昕在鼓楼、侗族大歌和乡音中重新思考人生,决定抛掉此前的各种身份,守望乡愁。

  贵州有3万多个美丽的自然村寨,遗憾的是,由于投入不足、管理不到位等原因,除了青岩、西江苗寨、天龙屯堡、肇兴侗寨等依靠发展旅游而成名的村落,绝大多数村落依然“养在深闺人未识” , 而且许多村寨正逐渐消失。任和昕决定通过修建一个博物馆,推动打

  造一个生态侗文化社区,让当地侗家人心甘情愿的守在老家,形成以侗族原生态文化为特色,生态旅游为产业经济导向的“人文生态博物馆群” , 以促进侗族文化生态的保育,发展侗族文化的乡村生态旅游。

  这不是寻常意义上的博物馆。按照任和昕的设想,这是一个侗族人文生态保护区。它没有围墙,周边辐射的十几个村寨的侗家人的人生哲学、生产生活方式和生活礼仪,都是博物馆的组成部分。博物馆将传承保护侗家人的语言、服饰、建筑、歌舞、戏剧、风俗、宗教等民俗文化以及其依存的村寨聚落、生存状态、生活习俗、民族性格等。

  2005年1月,任和昕利用自己的人脉资源,并在香港明德创意集团的资助下,中国首家民办的生态博物馆正式在地扪落成。任和昕出任首任馆长。

  博物馆坐落于清水江源头,河水穿寨而过。如果没有当地人指引,你无法找到这个寨子里的最新建筑群。

  设计之初,来自国内知名建筑师的方案未能让任和昕满意,他决定让村里的老工匠们试手, “房子是建在侗乡,不能有任何违和感。 ”

  这是侗家工匠第一次享受到博物馆带来的红利。就像给自家修房子一样,在工匠们的集体智慧下,一座没有钉子,全部木质结构的侗家建筑落成,与寨内建筑完美契合。

  博物馆落成那天,鞭炮声响彻整个寨子,也意味着任和昕这个乡愁守望者在这个非盈利性机构十年耕耘的开始。

  “保护和传承,并不意味着封闭和落后。 ” 任和昕很欣慰当地政府能和他达成这样的共识,毕竟这是一个长效乃至永无止境的工程,短期内难出效应。

  没有遍地披着义乌产的披肩的游客,没有卖苗银的外省商贩,没有打非洲鼓的CD小贩,没有放着流行音乐的酒吧……到过地扪的旅行者,总会如是描述这个原生态侗寨与国内千篇一律的古城、古镇和古寨的区别。

  “家处核心区域的本地人能收点房租,卖点本地特产,绝大多数人根本享受不到旅游发展带来的红利,钱都被外地人赚去了,带来的却是物价的逐年上涨和当地人生活成本的增加。 ” 黎平县政协副主席杨志勋是县政府常驻地扪的工作组组长,在省文物局的指导下,黎平县成立了由县长任组长的领导小组,并派出现场工作组长期驻村监督,实施动态管理。

  杨志勋说,从县到乡,从政府部门到博物馆这个民间组织,一开始就达成共识:我们不搞传统旅游。

  保护传统村落就是保护村落深厚的文化积淀与可持续发展潜在资源,以地扪为核心的村落必须要跳出传统旅游的发展思维,培育以乡土文化和乡居生活体验为特征的休闲度假型乡村文化旅游,为来访客人提供不同于“农家乐”的农业观光和村寨采风的深度文化游。

  此外,省文物局还下派了一名工作人员作为驻村协调员,负责地方政府和县文物局之间的沟通协调工作。

  在地扪,设有由政府成立的传统村落保护利用管委会,委员会由乡党委书记牵头,下设村容寨貌和村民建房监管小组,社区公共服务组,村民协商组,传统村落保护发展基金管理组和乡村文化创意产业组等五个小组。

  即便是村里最有声望的总寨老,想把房子的外貌改造成现代风格,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管委会下属的村容寨貌和村民建房监管小组就是负责监管文物保护建筑的,因为这里的每一栋民居都是不可复制的文物。

  在这里,涉及私人产权的文物保护建筑、保护民居建筑,需由当事人提出维护和修缮补助申请,与相关部门签订协议后,明确当事人对保护建筑的义务和权利,然后由工匠队进行现场勘查,提出方案和预算,确定补助标准,工程才能实施。

  即便是村里的传统公共建筑,也是由村里通过以奖代补的方式,帮助村民重建,以唤醒村民的集体记忆和文化认同,并修建为食堂、图书室等,提升其公共用途。

  这就保障了地扪的所有房子都是清一色的侗族风格,不会像其他村寨那样,出现古建筑与现代建筑混为一体不伦不类的情况。多利用少建设,不复制假古董,不大拆大建,所有建设适度即可,是村民的集体共识。

  吴章仕是地扪生态博物馆的执行馆长,任和昕将这个土生土长的地扪人任命为馆长,并聘用村里的年轻人在博物馆工作,培养他们工作能力,是为了今后能完全将博物馆交接到地扪人的手中,实现地扪人完全的“文化自治” 。

  十年,在政府和生态博物馆的协作下,地扪人形成了文化和生态保护意识。将“崇尚自然、追求简朴、天人合一、和谐共生”的中国传统田园乡居生活理念贯彻于心。

  在贯穿全村的一条沟渠内,潺潺的流水清澈见底,上游的村民放心的在沟渠内洗菜淘米,洗衣的村民则自觉走到最下游,这是侗家人传承千年的款约文化体现。

  管委会利用了款约文化,让村民普遍具有自我约束力,具备保护文物、文化、生态和民生的责任感。

  12月2日,寨内鼓楼旁,乡党委书记、乡长、驻村专家、村支书和寨老们正围坐火炉边开会,对今年的工作进行总结。组织村干部党员和村里有威望的寨老共同座谈讨论,解决村民的诉求,倾听他们对传统村落保护利用工作的建议,这是这里的常态。寨老参加议事,也是侗族文化的延续。

  这一年,地扪所在的茅贡乡完成了自然村落圈内十余处重要历史建筑和传统公共建筑的修缮,并规划建设了一批诸如侗歌侗戏传习展演中心、古法手浇纸传习演示坊、侗族靛染传习演示坊、旅游接待中心、村民产品寄卖店等一批公共设施,涵盖163个项目。资金来源由政府引资、社会捐助、社区产业发展提留款等形式注入的“传统村落保护发展公共基金” 。

  村里建立了“互联网+创意乡村”公共平台,建立“稻鱼鸭复合农业生态保护区” , 恢复重建“稻鱼鸭”和“牛耕”自然农作方式,延续“耕种一季稻、放养一批鱼、饲养一群鸭”的复合农业生产方式。并选出了100名传统手艺传承人,扶持他们建立家庭工作作坊来加工手工产品,在村里和县城的寄卖商店销售,提高村民收入。

  64岁的老木匠吴士全最近很忙,他所在的木匠队包揽了村里的寨门修缮工作。实际上,村里的所有建设项目,但凡当地村民能胜任的,均交给生态博物馆指导培训出的木构、石砌、砖瓦等8支工匠队伍来做。

  过去的十年,地扪建立了乡村文化创意产业园,培育以乡土文化、乡村物产、乡间手艺、乡居生活为依托的乡村文化创意产业,邀请并协助国内外艺术家、设计师深入村寨考察体悟,与当地手艺人一起工作,促进传统手艺与现代创意设计双向互动,提升传统手工创意产品的适用、时尚和观念价值。

  在生态博物馆展示区,有一件民族风十足的长袍,正是出自奢侈品牌LV的一位设计师在地扪期间的创意手笔,在国外售价7000美金。

  为此,茅贡乡党委书记杨胜雄正在筹划以地扪为依托,将该乡打造为创意小镇,把乡里的闲置公屋改造作为公寓,提供给前来地扪创业的创客们居住。

  在国内,相比同县的肇兴,地扪是陌生的,但是它在国际上的名气却远超中国大多数古村落。

  同济大学的学者们来地扪访问时,问一位侗歌队的村民是否去过上海,这位村民抠着脑袋想了想说: “大城市我只去过休斯顿和华盛顿。 ”

  十年来,任和昕带领博物馆团队,利用自己的社会资源,与北大、清华、香港中文大学、美国耶鲁大学等国内外的知名学府建立了长期的科研、教育和文化交流合作关系,提升地扪的国际知名度。

  在这十年里,前来考察、采访、支教的外国专家学者不计其数,闲暇时分,当地小学的孩子们就到博物馆的阅览室来学纯正的英文。

  2008年,美国《国家地理》摄影师约翰逊同著名美籍华裔女作家谭恩美往返地扪三次,历时1年创作了《时光边缘的村落》 , 以特刊形式刊载于《国家地理》杂志。同年,在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兹推荐下,地扪博物馆入选美国《旅游与休闲》杂志年度环球视野奖的文化保育奖项。

  2012年,地扪侗族文化生态工作室获美国“国家艺术人文青年活动奖” , 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亲自为获奖代表任和昕和他带来的地扪小歌手吴连云颁奖。

  2013年6月26日晚,在华盛顿,地扪歌队演唱的20多首侗族大歌响彻肯尼迪表演艺术中心。

  就在上个月,地扪侗族大歌队在县里的“百村唱侗歌”比赛中夺得亚军,大家却郁闷了很久。

  “黎平侗歌甲天下,地扪侗歌甲黎平。 ” 论实力,地扪代表队在黎平绝对是首屈一指。但这次击败他们的队伍则不属于任何一个村寨,而是由一支专业的歌手组成的队伍。

  “敢问他们属于哪个村寨! ” 黎平县文广旅游局局长周明峰为地扪鸣不平。对方非但不属于任何村寨,而且还利用赛制的漏洞,将几首侗族大歌最好听的副歌部分串烧起来,对外行来说自然悦耳,但是对于侗族人来说,这样投机取巧的作品,根本就不叫一首完整的歌。

  在地扪,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侗歌得到了极大的重视扶持,即便是村里的小学,都有侗歌队、侗戏班、芦笙队,地扪生态博物馆每周六会开展侗歌侗戏传承活动,组队到各个寨子去巡回演出交流。

  目前,地扪生态博物馆正在筹备举办一年一度的“地扪‘月也’国际民俗节” , 邀请国内外的文化团体来参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