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123管家婆彩图 今天 >

再次开帖解梦为做梦梦到离奇梦境的好友答疑解惑…

2020-05-18 06:0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4:希望各位梦友共同探讨交流关于梦的线:愿各位梦友,梦魇不在、好梦成真—

  梦见自己和同性朋友在异地到了一家小餐厅吃饭,点完菜后 一位服务员坐到了我们身边要和我们一起吃饭,长得还挺漂亮。一回生二回熟,我喜欢上了她,在后来的一次吃饭中,我表白了但是她没同意。后来因为我当兵?(某种不可抗拒)的原因,我必须要离开了,再回去找她时,她已经辞职离开了,她抹去了饭馆里所有关于她的痕迹,我只记得一串工号?51030。再努力的找也找不到她了! 梦醒了~

  91年女,属羊,梦到跟老公两个站在马路边上,不认识的几个20多岁的男的,向我们问路,老公说,上他们的车上在车上帮他们指路,我竭尽全力阻止他上车,他偏不听。然后我不放心,也跟着上车了。上车后发现司机喝酒了,把车子开翻了,我们人都没事,我跑去看我老公的时候,他在一个袋子里,发现他也没事,在袋子里睡着了

  年龄24周岁,26虚岁。性别男,起因是大前天天因胃肠感冒导致的发烧,梦是前天做的,做梦的具体时间不记得了,但是是下午,大体内容,我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走着,突然四面八方出来了8个老人,长相没看清,但是穿着打扮,就好像西游记里的太上老君或者什么真人那样,手里没有浮沉,他们8个人围成一个圆圈,我在圆心的位置,然后地下就出现了金黄色的大圈套小圈的,然后我整个人就软了下来,躺在圆心的位置,他们8个人就开始念类似大悲咒那样的听不懂的话,很齐!望老师解惑!

  95年女,昨晚做梦,梦见和朋友一块出去办事,开着车,回来走的是一条崎岖蜿蜒的山路。那条路是一条下坡路,一边是峭壁一边是大河,在一个回头湾的地方,我看见河里飘着一个人,面朝下,手发紫黑色,穿着粉色格子衣服,淡蓝色的裤子。我问朋友要不要捞起来,朋友说,水这么急,我们下车也来不及。最后也没捞。做到这里就没了。第一次梦见水里有死人,麻烦解解,揪心

  92年,男,昨晚梦见和男同事站在单位办公室门口,天上云很厚,我能看到一条很大的金黄色的鱼(就是年画上的那种鱼)在天上翻滚转圈,问同事他说看不见,不一会鱼不见了,云层里突然有一条金龙盘着,过了一会金龙也和那条鱼一样开始翻滚,他一次又一次的朝我飞下来并吐火球,我能感觉到有火星溅在身上并有点疼,后来我好像被金龙掳走了还是怎么了我就记不清了。

  反正全程问我同事他都是啥也没看到,金龙和那条鱼的旋转翻滚姿势基本都一样,都是特别快,并且飞的特别低!

  然后我看见窗户外面来了两人,应该是一男一女,我就躲在了门后面,然后发现藏不住,保安室门后面是玻璃,我就是把门拉再紧都没用,然后我就走出来,然后我发现我在水缸旁边大口吐血,

  97年女,属牛。梦到出去逛街看到血红色棺材白色蜡烛燃烧,然后逛着就绕过了好多新坟墓,到了一个河边,妈妈跪下就哭,大舅家的二姐就从水里冒出来了,妈妈就问他什么时候弄好了莫名其妙的。然后姐姐说好了,妈妈就又跪下来拜。然后河里还有一个人不知道,但是说救过我们家的谁,然后突然我也很难受一直哭,然后就准备回家,路上遇到爸爸姥姥舅舅,叫我们吃饭。我还是一直哭就没吃饭。然后醒了又梦到和对象分手了

  本人男,27岁,未婚,昨晚突然梦见了一个大学女同学,这位女同学我们之间关系说不上太好,但也比普通朋友要好很多,仅次于女生所说的闺蜜吧,今年五一假期已嫁为人妇,我也去参加了婚礼,但是梦里好像他们已经分手,并且出现在我面前,之后虽未发生关系,但也出现了肌肤之亲,并且同意做我女友,之后闹钟响了,梦就醒了,其实我对他确实挺喜欢的,但仅限于单纯的喜欢,并没有追求交往的想法,求大师解惑

  5月19日凌晨的梦,起初是与2人发生冲突,打了其中一个的脸,都是血。之后是我有个哥哥或是弟弟,还有一群人,把那两人扔锅里煮了,我们一起围着锅吃肉。后来是警察来了,我和我哥哥或是弟弟那个人就跑,中间有个场景,是我父亲喊我名字让我快跑!然后我们俩抢了一辆橘红色类似日本医院急救的车,车主没在,中途他媳妇上来了,我们俩就带着她一起跑!之后醒了!因为刚醒,所以很清晰!求解梦!!!

  2019年5月20日,做了一个梦,梦见去登雪山,后来被困在缆车里,然后下暴风雪,看到很多条龙飞天而过,其中有一条银白色的龙幻化作少女人形,进入缆车,她说“我可以告诉缆车内每个人想知道的答案。”缆车内有7个人,她回答每个人他们心中想知道的答案,到我的时候问我想知道什么?我说“不需要。”她朝我笑一笑。然后我就醒了。

  25岁,女,属狗,刚才午睡,梦见自己变成了小孩,也七八岁的样子,藏在一个大门后面,一直藏着,结果被一个男的发现了自己,他很高,大概30岁左右,我不认识,结果他就把我从门后面拽出来了,我很害怕,然后说的,我看看能不能抱着你,然后我就挂在他的左肩膀上,他走到哪都带着我,有一天他要出去,我就死活不让他走,来来回回好几次,我就不让他走,后来他把我打哭了,就像家长管孩子那样打我,但是后来他也没出去,我就一直哭,一直哭,我记不清的他的长相,但我是一直都挂在他的左肩膀那块的,都没有下来过,后来的梦我就忘了。